www.015456.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015456.com >
红河边的福特醒了
发布日期:2019-09-15 23:27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乘坐电梯到三楼,就到了福特Rouge工厂内的Observation Deck观景台,这里,可以看到Rouge工厂以及周围的全貌。

  对面夕阳裂云而出,晒得整个大厅里暖洋洋的。环顾四周,齐腰高的介绍资料展示着福特建厂以及Living Laboratory Tour环保的历史。这是福特工厂很引以为傲的环保设施,是福特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比尔·福特花了20亿美元投资改造的项目。

  而之所以叫Rouge,其实是法语“红色”的意思,因为工厂旁边有一条河叫Rouge River,是18世纪法国人建立底特律殖民地的时候起的名字。1914年,福特汽车的创始人亨利·福特买下了Rouge河边的地,沿Rouge河总共买下2000英亩(约1200亩)。这块地距他童年时的家也不远,亨利·福特就在这里建成最初的三层厂房B楼。

  102年过去,记者有机会访问这里,不禁感叹“逝者如斯夫”般的时光,也对福特这个百年家族仍然活力不减而充满了好奇之心。

  这座始建于1918年的福特Rouge工厂,100年后的今天,仍有7500名员工在轮班生产美国最畅销的车型,比如F-150等车型。作为过去100年美国历史上唯一一家从未间断过生产的汽车工厂,Rouge工厂的百年积淀不是嘴上说说,而是毫不停歇地干出来的。

  除了曾经生产出著名的Model A、Mustang、F-150等车型,这里还是以5美元标准日薪萌发出美国第一批中产阶级的地方,是美国工人运动的核心地标。为我们作讲解的Laura,她的祖父就是那个时候拿5美元日薪的福特员工,而她的父亲也是福特的工程师。

  正是百年历史的积淀,以及长久以来忠心耿耿的员工,让福特在开创人类自由出行方式的先锋精神得到延续和坚持,特别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更需要这种精神力量。

  再强大的选手,也有迷失的时候。福特历史上发生过N次在巅峰时刻掉落凡间的境况,然而福特总是能够奇迹般地“重回赛道”。熟悉福特历史,就能发现这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就像曾经,最著名的T型车产出超过1500万辆的时候,也是福特经历最大危机的时刻。而随着Model A的横空出世,福特重又焕发生机。这样的事情仿佛轮回般地不断上演,但任谁都无法轻视福特这个实力对手。

  福特汽车华人协会会长、全球动力传动及电驱动系统资深经理姜洪先生这样告诉记者,在福特工作的员工特别有自豪感。为什么?不光因为百年历史,更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福特没有靠政府资助,完全是自己挺过来,虽然危机四伏,终究屹立不倒。就像好莱坞电影中塑造的英雄,美国人心里是很有这种英雄情结的。

  而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种非现场无法感受的历史沧桑感和厚重感,似乎是个遥远的异国故事。然而,福特最近两年多在中国市场的遭遇,似乎让我们能够明白这种能够让自己重新站起来的毅力与力量是多么强大。

  实际上,无论是以“One Ford”挽狂澜于既倒的穆拉利、激进的马克·菲尔兹、现在的“成本杀手”福特汽车CEO韩恺特,以及记者这次采访的福特全球汽车业务总裁韩瑞麒(Joseph R.Hinrichs),对于中国市场都有“决不放弃”的劲头。

  作为福特中国“1515战略”的亲历者和推动者,韩瑞麒对于中国市场有更切身的感受,更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在“1515”战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福特都没有推出更新的产品。这对于身处“寸金难买寸光阴”的中国市场的福特来说,是巨大的遗憾。

  从统计数据看,2018年,福特汽车在华累计销量75.2万辆,较前一年下滑36.9%。其中,销量支柱长安福特国产车型仅售出37.78万辆,跌幅高达54%。全新一代福克斯上市后,也并没有能回到原有的月销两三万辆位置。金苹果论坛

  福特在去年将中国的市场地位从亚太区提升到独立单元,并与北美市场地位齐平后,除了重用本土管理团队,也终于开始加强文化的理解和沟通。

  然而福特中国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本土人才来带领队伍,也就无法形成能够打硬仗的铁军。“最重要的,也是非常关键的第一步,就是中国CEO的本地化。”福特中国人力资源部副总裁沈孟杰(Steven Majer)在物色人选时花费了巨大的精力。

  那么,说起陈安宁的回归,怎么看都有点机缘巧合的味道。“我觉得更多是偶然。我没有策划过这件事,以前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计划过。”陈安宁有点无奈,“对福特汽车的情感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此外,我毕竟是中国人,对中国的情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加上对中国汽车市场这几年的变化也非常了解,所以是两方面情感的叠加。”

  福特中国的问题,用本土的人才方能解决。从任命陈安宁为福特中国总裁兼CEO开始,福特放手一搏,并调回了几乎全部的美国管理层,全面任用本土管理人员。沈孟杰(Steven Majer)透露,“以安宁总为首的高管团队中,整个福特中国的高层管理团队目前已经有60%以上是中国人。”

  而韩瑞麒对此也非常认同,“中国的市场环境和那时候相比已经非常不一样了,中国的自主品牌变得越来越强大,市场也在以更快的速度发展,推出的新车型也非常频繁。这就要求我们在中国必须有更‘接地气’的策略,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组建以安宁领导的更加本地化领导班子,包括刘曰海、毛京波、杨嵩等。”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此时的福特中国,像极了二战结束后的福特。而当时福特的对手通用,已经在艾尔弗雷德·斯隆的带领下,建立了“分权经营、集中控制”的组织管理体制,极大地威胁着福特的地位。而彼时亨利·福特二世才接手福特不久,急需人才。

  1945年12月,“蓝血十杰”加盟福特;其后1946年7月,通用副总裁欧内斯特·布里奇加盟福特。而著名的“蓝皮书”的出台,也演绎了《科利尔》所讲的福特“Rouge的变革”中相当重要的戏分。

  而现在陈安宁所遭遇的挑战,也像极了欧内斯特·布里奇当时面对着一大堆难题的境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擅长梳理复杂的问题,天线宝宝开码网站。并提出清晰的解决之道。他们都带领了一个强悍的团队冲锋陷阵。并且,在福特中国,陈安宁的工作是相当明确的,“我给到你的信息是,今后三年之内的计划都是很明确的,每年要干什么、达到什么程度都有明确的目标。”

  就像陈安宁所说,“福特是非常进取的公司,前几年大家可能觉得福特老了,实际上根植于福特基因的美式先锋精神是不变的,福特本质上一直都是有进取精神的全球超级车企。”

  对于福特,陈安宁一往情深。从创始人亨利·福特所定的“开启人类自由出行之路”,而今更是像陈安宁讲的,要“为人类移动出行的进步不断做出贡献”,福特确实是一个具有百年进取精神的国际企业。“这个愿景听起来很宏大,但我们确实是这样做的。”当这种力量爆发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一个完全不同于往日的福特。

  陈安宁到位后,几个月内本土管理队伍快速建制成形。加上林肯中国CEO毛京波、NDSD总裁杨嵩两员大将陆续就位,福特在中国的“D-DAY”反攻准备完毕。4月3日,福特中国发布“福特中国2.0”战略,加速公司业务转型,聚焦中国市场,进一步兑现其“更福特、更中国”的承诺,再一次在中国市场铸造辉煌。同时,推出了五大核心计划,加速“福特中国产品330”计划。

  人员到位,好戏开场。提速是第一步。外界无论是行业人士,媒体,经销商还是内部员工都纷纷观察到福特在中国的运转速度比之前都快了数倍。

  提速是为了追回失去的过去,赶上触得到的未来。“福特这么多年虽然也形成了很多东西,有很多全球的强项在中国却无法落地,导致和中国市场有一定差距。要变革部分很多,包括组织、思路、技术、产品、市场、品牌等等一系列的东西。”陈安宁也有“只争朝夕”的紧迫感。

  陈安宁也承认,“中国这样的市场对福特而言,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所以在4月3日的发布会上,陈安宁宣布除了“福特中国产品330计划”,还有相辅相成的研发智能科技、深化战略伙伴合作关系、坚持创新和本土人才培养等四大计划,并通过建设中国创新中心、中国设计中心、中国产品中心和中国新能源车中心在内的四大中心,来加速这一计划的实施。

  此外,“中国创新计划”还赋权南京工程研发中心及在华合资公司承担更多针对本土市场的车型和开发工作;加快产品更新速度,产品更新周期缩短30%。这也是经过半年内部的反复讨论达成的共识:要先打好坚实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福特总裁兼CEO韩恺特上任以后,始终强调以客户为中心。陈安宁也认为,公司做大了以后,很容易失去“以客户为中心”这样的基础理念,但“福特公司这么多年来,应该说做得还是很好的。在每个流程、每个环节、每个部门,都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基本点。”

  四个月后的8月16日,福特中国的“D-DAY”战略反攻启动,FUN DAY品牌体验日上,全新金牛座、新锐界ST/ST-Line及全新福克斯ACTIVE三款新车上市助攻。杨嵩在发布会上底气十足地表示,后面还有“一波又一波”的新车将推向市场。

  杨嵩的底气,还源于这四个月渠道的精耕细作。2019年第二季度长安福特开始企稳回升。到了2019年7月,长安福特批发销量达到2.1万辆,今年单月批发销量首次超过零售销量。在承诺绝不压货、推行F120视频会、以周为单位做PDCA循环、决策以天为单位等变革措施下,经销商信心恢复,开始主动下单跟进。

  说到这里,讲句题外话。这次记者在闻名遐迩的Mustang收藏家Mike Berardi家的车库,见到他收藏的62辆Mustang,看着满满当当一车库的Mustang,仿佛时光倒流。而在他的办公室,更是摆满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Mustang纪念品和车模,甚至还有一部老式的Mustang弹珠游戏机。福特百年辉煌历史的微缩纪录似乎在此定格。

  福特曾用这一款销量超过1000万辆的“野马”,让所有对手望尘莫及,直到今天。而福特中国在本土化管理团队的运作下,也非常有可能产生真正的中国“野马”。因为,这就是福特的性格,在聆听到消费者声音与需求后,能够及时推出惊艳众人的经典产品。现在,福特正在根据中国市场的变化,研发与推出更适合中国消费者的产品。

  8月16日的发布会上,杨嵩最为骄傲的,是福特跟百度合作的“SYNC+”智能信息娱乐系统。这也正是福特中国发布五大计划中的“智能科技计划”的重要内容。福特中国正在致力于以中国速度推出智能产品和服务,聚焦科技创新领域,加快实现福特“智能汽车服务智能世界(SVSW)”的愿景。

  而从2017年以来,福特汽车还在中国加速测试和评估C-V2X的性能表现,并最终将该技术得以在车辆上应用,显示了福特在C-V2X技术领域走在了前列。9月6日,福特中国在无锡世界物联网大会上,宣布计划于明年上半年推出基于蜂窝车联网技术(C-V2X)的部分预商用功能,希望藉此深入了解中国车主对于C-V2X技术应用的真实使用反馈,积极探索商业化模式,从而最终为消费者带来更智能、更便捷、更安全的驾乘体验。

  福特早就开始在无锡公开道路测试和验证V2I预商用功能的可靠性。截止目前,测试车辆在无锡已累计进行了超过2,000小时的密集道路实测。V2I预商用功能上线,标志着福特汽车在该技术商业化进程上又迈出坚实一步,为进一步推动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战略、改善城市交通拥堵和行车安全做出积极的贡献。

  实际上,韩恺特上任之初,就提出要将福特公司打造为一家汽车及移动出行服务公司,在智能互联领域的投资相当舍得,甚至前CEO马克·菲尔兹因为这方面花钱太厉害而受股东质疑。而福特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实力一直被低估。福特是自动驾驶领域头部三大之一,紧紧地跟在Waymo和通用的后面,绝非可以小觑之辈。

  而且,福特还在底特律斥资9000万美元正式收购中央火车站,与周边其他陆续收购的建筑,包括图书馆、袜子工厂、旧黄铜工厂等,一同构成全新的Corktown园区,计划用作北美自动驾驶、电气化以及城市智能出行等相关业务的研发、办公和应用场所。

  当福特自动驾驶汽车子公司首席运营官 John Rich被包括记者在内的中国媒体问及,福特是否后悔以往在自动驾驶、电气化等创新业务方面的巨额投入,甚至可能因此错失一些眼前的发展机会时,John Rich肯定地表示,福特毫不后悔此前的投资决定,今后仍将继续加大对相关业务的投入。

  不过,中国市场的速度甚至让福特总部都感到惊讶。韩瑞麒对记者表示,在中国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是在智能科技方面,所以,除了SYNC+将在今年内开始应用在国产车型上,福特汽车计划于2021年,开始量产首款搭载蜂窝车联网技术(C-V2X)的车型;加速车辆移动互联和Co-Pilot360™智行驾驶辅助系统在更多车型上的应用;至2019年底,所有在华销售的福特和林肯品牌新车型将实现100%的车联网等。

  除了智能科技领域,方兴未艾的新能源领域也将是福特中国发力的地方。在福特全球的电动车规划中,中国市场也被纳入其中,“当然针对中国有比较特殊的一些做法。中国团队也要承担开发的责任。”

  陈安宁表示,福特电动车产品会和所有在华合资伙伴合作以及中国其它可能的技术合作方进行合作。与江铃汽车,主要是商用车方面进行合作。与长安汽车,主要是乘用车方面的合作。至于众泰,“我们也思考如何在新的产业政策情况下,找出更好的发展路径。”

  从“一个福特”到“更福特、更中国”,福特正在快速蜕变。但福特始终致力于改善人类出行体验的使命和愿景是不变的,改变的是更加本土化的产品和体验,就像亨利·福特在他的自传最后写的:“真诚服务的精神将会为我们创造一切。我们每个人应该诚恳地干好我们的每一份工作。一切皆有可能……‘信仰是希望获得的东西,是那些尚未被看到的事物存在的证据’。”